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掌控矢量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all blue(完结)
    无以伦比的力量瞬间从方行的身体深处爆发,那种高高在上甚至于凌驾世界之上的力量,连蕴含着这股力量的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以非神之躯,聆听神之意志者”
    这是学园都市关于lv6能力者的描述,以人的身躯真正的企及到神的高度,并非利用和干扰规则,而是具备了从根本上改变规则的能力,就像是魔神那般。
    他的力量已然超脱于规则。
    伊姆的耀眼减弱了,似乎有什么在束缚着他的力量,让他无法运用自己操控整片天地的力量,所有的一切都被干扰着,而干扰的源头无疑是眼前的方行。滋生在他身体里的恐怖力量,让伊姆感觉到了恐惧。他蜷缩起身子陡然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移动到了方行的下方,显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鱼类在捕食的时候,很经常就是先潜入到猎物的下方,再发动突然的袭击,比起来自身侧的袭击,来自下方的突袭更加难以防御。
    一阵嘶吼的声音随之传来,在夜幕之中暗色的甲胄冲上顶峰,凯多挡在了伊姆的身前。
    “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别挡路!”伊姆吼道,手中疯狂地甩出聚集起的能量。
    在极端的恐惧之下,他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本来用作攻击方行的能量由凯多率先抗下。漫出的能量在夜幕之中沟壑出五颜六色的流动,天空被彻底地点亮了,可以操控整个世界气候动荡的力量集中在一起,所形成的是无法描述的力量,凯多身上的鳞片在接触到的一刻便崩溃来开。红色的甲胄被分割下来,就像是炸透了的螃蟹壳,金黄的颜色却支离破碎开来。
    没有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凯多便败下阵来,几乎没有损耗的能量继续前进,向着方行蔓延而去。
    “快躲开!”卡普喊道。
    就连凯多那种被称为最强生物的身体都一触即溃,卡普不认为方行能够阻挡下他。
    可能量来得太急,也太快,方行根本没有来得及避开...这是其他人所认为的想法。
    “..你已经无法击败我了,就连我也无法想象能够掌握这么庞大的能量。”方行的声音透过了浸透他的能量,就在这么一个刹那,击溃凯多的能量,被其分割开来,而后又向着凯多甩了回去。
    伊姆被吓着了,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这个局面,也没有时间可以进行反应。他前冲的身体趋势无法改变,就这么直直地与能量碰撞在了一起。
    在前一刻便已经证明过能量的可怕,在能量的摧残下,即使是操控它们的伊姆也无法抗下,他的身体被撞得坑坑洼洼的。
    凭借着血统因子以及本身所具备的恢复能力,伊姆很快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可外表一致,却不代表着内心恢复平静,震动的内心无法掩盖自身的震撼。
    “这得多亏了你的帮助。”
    伊姆不知道方行口中所谓的帮助到底是什么,现在也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方行,寻找着解决的方法。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由伊姆打破了这股沉默。他率先发动了攻击,比起思考,行动更容易有所发现。令人窒息的节奏,突然间爆发而出,伊姆并没有冒昧地选择突进,而是利用自己的优势,不停地挥使着能量进行着远距离的轰击,可是不同于之前的进攻方式,为了杜绝方行操控能量进行反击,他在将能量送达方行旁边的一刻,便立即将其引爆了。
    战斗的中心成为了一个不可突破的圈,伊姆所倾泻而出的能量是一把锋锐的刃,它在空间肆意地宣泄着。
    “没用的..”
    像是劝诫,更像是宣示,方行从暴虐的能量波动中走出,安然无恙的身体无疑证明着他话语的真实性。虽然没有回答原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进入了口中所言的lv6,但毫无疑问,这股蠢蠢欲动的力量比伊姆要强。
    其实伊姆所提供的并不是帮助,他的强大令方行走上了与他相同的道路,那就是包容性。
    虽然他的身体修复完毕,并且凭借着锻炼所带来的身体强健程度令身体免受损伤的状况,可是始终改变不了他身体力量冲突的实力,真的将其糅杂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方行也不知道,也因为如此在伊姆展露出无法抗衡的力量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方案。
    但伊姆的事情给予了他启发,让方行萌生了利用血统因子的想法。贝加庞克所提供的数据,为其提供了计算的方式,不需要理解,也能将其带入使用。
    将血统因子当作了力量与力量协调的桥梁中间所,其结合之后所带来便是质的飞跃,可飞跃的前提却是以损害身体为代价的,任何力量的转换不可能是没有代价的,矢量操作只是操控力量的方向,而不是改变物质的能量。
    沉默的气氛被伊姆打破了,他发出嘶吼,对于方行口中的言语发出了挑战。
    肆虐的能量就像是电影里添加的特效一般,空有震撼,却无法对实质物体造成影响。
    伊姆也感受到了这股差距,骨子里的高傲不愿让他接受这个对于他而言就是“残酷”的事实,他癫狂地发动着进攻,可一切显得无济于事。他挣扎着想要摆脱,甚至于抛弃了自身的优势,他冲了出去,在依靠能量无法取得进展的时候,他选择性的抛弃了自己的优势,想依靠肉搏战夺回脑海里本应该属于他的优势。
    这种行为极其的愚蠢,原本就像是大人与小孩的程度拉开,小孩的年龄从小学时代被拉回了幼稚园的程度,双方的优劣进一步地拉开了。
    面对向着其无措冲来的伊姆,方行只是失望地勾动了下手指,在其周围的能量便反扑伊姆而去。
    “啊啊..”无助的嘶吼,令人感受到了伊姆的痛苦。
    在一阵癫狂的嘶吼之后,伊姆扬起了头,回纹似的瞳孔注视着天空。
    天空在力量之下被戳开了一道口子,难以想象的能量风暴汇聚而起,远超过冥王的能量汇聚了起来,如果就这么直挺挺的落下,整个战场都会被覆盖。
    他这是要杀死所有人!
    “都给我去死吧!作为忤逆神的下场,让一切归零!你可以躲开,但他们却躲不了!”
    战场之中具备飞行能力的人很少,就算是海军将领使用剃和月步也躲不开这个能量的冲击,真正有信心躲开的人便只有两人,方行以及黄猿。
    大地在崩毁,悬在头顶的能量就像是一把铡刀,向着下方的人袭来。没有人试图反抗,因为根本找不到反抗的余地,整个天空彻底的崩塌了,能量以数百里的范围倾倒了下来。动摇整个伟大航路的气候能量,就蕴含在里边。
    战场之中到处透露着绝望的声音,即便是站在伊姆这一头的世界政府军队也不例外。五老星的脸上也透露着惊愕,直到能量倾泻的那一刻,他们还不愿意相信伊姆大人竟然连他们也要杀死?
    “连伪装都不打算继续下去了吗?你口中的神就只是这么廉价嘛..”方行叹了口气。
    代表着破坏的黑翼被更迭,莫名地白翼舒展在了他的身后,无名的声息蠢动着。并不是单纯的洁白,更像是从漆黑之中挣脱的洁白,白翼之中还夹杂着几缕的漆黑,这是糅杂起来的力量,也是名为守护的力量。他轻悠悠地落在地上,如同一片飘落的轻羽。
    在能量波动的背后,夜幕正在消退..时间似乎缓慢了下来,曙光再一次的降临。
    “天亮了?”战国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难不成他对于时间的观念发生了错误?
    “你的眼睛是不是成天对着那些文件出了什么问题。”卡普挖着鼻孔说,即便是在这种危机的时刻他也没有任何慌张的神色,似乎是对生死看淡,但其实他的肌肉紧绷着,随时做好了与这剧烈的能量抗争的准备。
    “..是黄昏!”战国咬着牙道。
    时间在倒退?
    不,时间一直向着前方前进,只是倒退的并不是时间,而是地。
    可战国宁愿相信是自己记错了时间,对于时间的观念模糊了,也不愿意相信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这能掩盖伊姆所释放能量的曙光之下,从白翼所绽放的白光却发出超乎了想象般的光亮。
    它掩盖了天地,也掩盖了能量的潮流。
    气候开始回归正常,仿佛一切都只是幻象。
    伊姆在空中踉跄的退后.当所有的手段都显得无力的时候,一直以来的骄傲与高傲都会被打破。他的骄傲只是维持在他的力量之上的,在力量再也不是最强的这层膜被揭开了之后,他丢失了自己的骄傲选择了逃离。
    方行静默地看着他,然后煽动了身后的白翼,没有多余的冲击出现,地面也完好无损,因为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冲击之上。他一下子跨越了数千尺的距离出现在了伊姆的身侧,白色的双翼被染上了一层黑色的薄膜,暴虐的能量在其上蠢动着,它向着伊姆侵蚀而去,只是一刹那的瞬间,便将其的存在给抹去了。
    战场静悄悄的,直到此刻也意味着战争的结束。
    方行站在空中,享受着来自下方人的目光,就像是..一个英雄?人们敬畏着他,也仰慕着他。
    他们需要一个被打破之后的精神支柱,方行杀死了伊姆,所以他成为了一个新的目标。
    可其实他没想过当什么英雄,在印象之中英雄是那种损己利人的人,可方行却不愿意当这样的人,他宁愿待着一个和平的小镇里,每天闲散地躺在舒适的阳光下,在睡醒的时候去街上品尝美食,一切归于平淡的生活或许才是他的向往。
    所以他对于这份精神支柱,做出了反抗。
    聚集起来的力量,被其释放了出去,而目标正是在战场后方的圣地玛丽乔亚。
    大地彻底地崩裂开来,在湍急的海流之中屹立不倒的赤土大陆动荡了起来,即便是整个海底海王类不停地轰击,都仅仅只是动摇的赤土大陆,却轻松在这股能量的摧毁之中彻底崩碎了。
    战场的中心被分割成了一座小岛,而处在正中心的赤土大陆却向着下方沉没下去。
    四海的水流抨击在了一起,无数的鱼类被涌上了天空,天空落下了一阵鱼雨。
    “..allblue!”山治激动地喊道。
    四大海域的所有食材的一片海洋,这是所有厨师梦寐以求的梦想。
    但是令山治激动的事情并不止如此,海水滚动着,如同沸开的水。无数的海王类在人鱼公主的带领下腾出水面,在海王类的帮助之下,将处于海底深处的鱼人岛给拖拽了上来。美轮美奂的龙宫城就这么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也预示着鱼人族登上了人类的海洋。
    没有人在此刻提出反对的意见,单从那遍布海底的海王类,以及巨大的诺亚方舟所承载的冥王,就没有人敢在这一刻反对。
    望着远方的天空,方行淡淡地说道:“夜幕即将降临了。”
    随着他话语声的落下,在今日里的夜幕第二次的呈现,世界被分割成了两半,黑暗拉拢着而来。而在夜幕覆盖的范围之中,方行的身影慢慢地在战场之中淡去。
    ……
    持续了八百年之久世界政府,因为一场战争而在一日内溃败。这则消息听起来是如此不可思议,可其实没有人关心这件事,对普通人而言他们所关心的仅仅只是他们能否生存下去。而对一些贵族而言,这显然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世界贵族天龙人突然的垮台,给他们岌岌可危的感受,更有一些野心者试图夺取权力。只是在海军与革命军共同的合作下,很快便被压了下去,世界重归和平。
    在一个没有名字的岛屿上,有着那么一座和平小镇,到处透露着安逸的笑容。
    海上餐厅巴拉蒂就这么转移到了这座岛屿之上,而在巴拉蒂的正门口,躺椅上有着那么一个人躺靠着,手中揣着报纸,嘴里不时地发出“啧啧啧”的声响。可巴拉蒂餐厅内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指责他这种干扰别人做生意的行为,他们选择了漠视。
    “怎么了?”红脚哲普从餐厅内走出,手中揣着一份刚调制好的饮品。
    报纸往下挪移,显露出了里边那人的模样,秀气的脸颊,笔直的白发以及鲜红的双眸,一切都标志着少年的身份。
    “谢了。”方行说道,“只是在看报纸而已,没想到那个记者如此的坚挺..还有这篇报导不是太过分了吗?”
    哲普的视线稍微往下,看到了那份报纸,而最为鲜明的便是由世界经济报报社的社长摩尔冈斯发表的报导。
    世界的平静需要理由,总要有人承担世界政府崩溃的原因,而方行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个“背锅侠”,他在报导之中成为了毁灭世界的元凶。
    虽然与事实没什么区别,哲普想到。嘴里却没有说出来,他转移了话题说道:“山治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在‘allblue’那个地方有美食的料理,还有着美丽的人鱼,估计等你什么时候病入膏肓的时候,就会回来了。”方行信誓旦旦地说道。
    听起来是事实,可哲普脸色却有些难看。
    “为什么不把巴拉蒂搬去那里?‘allblue’不仅仅是山治的梦想,也是老夫的。”哲普说道。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弱势的人,现在被标榜成了元凶,就这么出现在了鱼人岛岂不是得被袭击。”
    弱势?应该说恰恰相反才是,处在东海的巴拉蒂便是被强行拖拽到这个地方的,甚至没有经过同意。况且..哪有几个人敢于袭击,就算是袭击谁又能成功?
    哲普没有了继续交谈的心思,他只是说道:“你还是想想怎么解释吧。”
    “什么怎么解释?”
    哲普没有说,方行也一副不承认的架势,他将视线重新挪移到了报纸上。距离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腐朽的贵族们被推翻了,世界归于了平静。大海上的海贼少了许多,在人们有了生存机会之后,没有多少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再去冒险,当然路飞这类的人除外。在报纸上的报导除了他那一份以外,还有一份草帽海贼团铲除了腐败的司法岛,他们在其中被描述成了英雄。一想到,路飞那样子的家伙成为英雄,就总觉得有些不靠谱。这其中自然也有龙的帮助,新构建出了政体虽然不明白到底谁才是统治者,但很明显,龙具备着相当的话语权,路飞不靠谱的行为在其的渲染之下,成为了英雄主义。
    “每个人都在追求着每个人的路..”轻轻地合上了报纸,方行仰头享受着阳光,眯着眼休憩了起来。
    就如口中所说的那般,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萨博致力于新世界的建设;艾斯还在与路飞争夺着海贼王的归属,在浩瀚的海洋里探索着;路奇带领着原cp组织,成为了监管的情报部门;一笑专心地投入了赌场之中;幸存下来的多弗朗明哥,那个世人所认为的极恶之人,在天龙人覆灭之后,却带头剿灭了地下的黑暗世界,然后致力于善事之中..让方行不禁感叹世事真是无常。
    只是忽然传来的吼声,让他眯起的眼陡然睁开,身体更是一阵哆嗦。
    “方行!”
    “艾恩.?”他战战兢兢地转过头,看着发火的艾恩,身子不自觉地从躺椅上站起。
    艾恩秀丽的脸颊上透露着怒火。
    方行眼睛鼓溜溜着转着,似乎在寻求着解释的法子。
    安静自然不是他的主题,他也没有跟刚才所说的弱势搭边,也因此他经常性地溜到鱼人岛,享受美食。而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之中,他也与山治一同做起了勾搭,比如拯救被海贼袭击的弱势女子,又比如带着他们回到小镇安排工作...
    “我是无辜的。”思考了半天,结果方行说了那么一句,然后又添上了一句话,“都是哲普要求那么做的!”
    哲普叹了口气,虽说救回来的人很多都放在了他的店里,可解释不是那样子的啊。
    喧嚣的吵闹声,随着这句不靠谱的解释,响彻在安逸的小镇里。
    无广告手机站: m.biqugen.com 同步更新《海贼之掌控矢量》小说